著名油画家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莫也昨病逝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1 23:34

  海西晨报讯(记者 叶子申)著名油画家、美术教育家、厦门大学艺术学院教授莫也昨天凌晨病逝,享年59岁。熟悉她的朋友说,这位“爱画如命”的画家,现在可以去天堂继续画画了。

  莫也的离世,在厦门艺术界引发了强烈关注。她的同事和同行说,她是一位画技超凡的画家。她的学生则说,她是一位“可爱”又“调皮”的师长。

 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易中天,也是莫也的“粉丝”。他曾在20多年前就称赞莫也说:“莫也画画,她自己就是一幅画;莫也不写诗,她自己就是一首诗。”

  莫也1958年生于四川宜宾,她的父亲毕业于中央警官学校,曾在重庆公安局任职。她的母亲睿智、乐观,鼓励子女好学上进,只要是有意义的事,都会极力支持。

  或许是有天赋,莫也从小就喜欢画画。像大多小女孩一样,她喜欢画花草、鸟和人物。莫也姐姐莫翌的一位同学,至今还保存着莫也儿时画的一幅铅笔画,画的是一位新疆老头。小时候,莫也学画小人、剪纸、制作简易幻灯,放给邻里的小朋友看。高中毕业时,莫也与同学合作创作了一幅水粉宣传画,题目是“广阔天地大有作为”。那是她的“处女作”。

  后来,莫也考入四川美院油画系。在校期间便有油画作品“母与子”参加全国美展。1982年,莫也毕业,同年9月,被分配到宜宾博物馆工作,1984年任副馆长。

  1985年春,四川美院魏传义敎授经文化部举荐及时任福建省委书记项南的邀请,赴厦门大学创办艺术教育学院。后来,莫也与川美其他一些同学一道,成为较早赴厦大美术系的教师。

  “应该说,莫也选择厦大,是一生中重要的转折。”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、研究生导师、艺术学院副院长张立平昨天对记者说,在厦大,莫也教学、创作,不断写生与实践,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绘画水平。在张立平看来,莫也应该是厦大油画专业在国内油画界最有分量的画家之一。

  熟悉莫也的人都说,她是一个“爱画如命”的人。“她是一个永远没有停下画画的女人。”莫也的女儿,现清华美院教师莫芷昨天对记者说,即便是在母亲患病的日子,她仍坚持画画。只是,她的风格开始变了———过去,她喜欢画人物,色彩浓烈而稠密;后来,她喜欢画一些没有人物的风景,色彩逐渐明亮、轻薄,好像随着岁数的变化,情感也不像原来那么热烈了。

  张立平昨天也告诉记者,在很多人眼中,莫也似乎就是为画而生的。他说,教学之余,莫也几乎每天都泡在工作室,画笔从不离手。

  2012年12月,莫也患上肺癌,要全心配合治疗。当时,医生对她说,最好休养,不要再画画。但莫也偏不。“患病期间,除了治疗期间外,她都在画画。”张立平说。

  厦门传世艺宫美术馆馆长陈震是莫也的“经纪人”。陈震记得,前年,莫也身体好点的时候,还能站着画画。后来,她站不了,就坐在轮椅上或者靠着沙发画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莫也走不了路了,出门都要人扶着,不得不暂时告别画笔。可她总是期盼有一天能好起来。“如果能好起来,我肯定要继续画。”陈震说,这是莫也经常说的话。

  有一个细节是:百度百科上至今仍写着莫也的职称是厦门大学艺术学院副教授。“实际上,她早就是教授了。”陈震说。

  在陈震看来,莫也是个全才,各种题材都能轻松驾驭,尤其以人物画出彩。但这么多年,莫也潜心创作,基本没做过像样的个展,甚至连网上的资料都很少更新。

  “她不在乎所谓的名头,也不贪求名利。”知名画家、厦大美术系首位系主任洪瑞生告诉记者,从第一次见到莫也,到后来工作上相处,虽然时间不多,但在他看来,莫也是性格单纯、纯粹的画画的人,“她很少提要求,对很多事情都很淡然处之,也不会刻意炒作自己。”

  莫也1958年生于四川宜宾,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,1982年在宜宾市赵一曼博物馆任副馆长,1989年开始在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油画专业任教,1995年赴中央美术学院第九届油画研修班学习,2013年3月光荣退休。她的油画作品曾入选第六、七、八、九、十、十一届全国美展,首届、二届、三届中国油画学会展,首届中国油画展,第二届中国油画展,中国油画肖像艺术百年展,20世纪中国油画展等。

  2012年12月25日是圣诞节,但生性喜欢热闹的莫也却在那天收到了医生的诊断书:肺癌。可是,莫也特别要强,坚信能对抗病魔。张立平说,当时,莫也的主治医生都说,这个病肯定活不过6个月,但没想到,她的战斗力那么强,能坚持那么久。

  对此,莫芷说,母亲是一个强者,一个从来不服输、不愿向命运低头、坚持自我的人,一个特别的艺术家。她回忆说,6岁那年,父母离婚,但母亲一个人撑起这个家。“她从来都以乐观明朗的性格影响我,就像她喜欢郝思嘉一样,喜欢那份不屈不挠的坚强勇敢。”

  “她极为开朗大度,在小事上对我无比溺爱,在教育方面却极其严厉。”莫芷说,高三那年,她学画,母亲呕心沥血,为了她,暂时放下自己的画笔,专心守着莫芷。那年2月,春寒料峭,母亲带着她,千里迢迢到郑州,参加清华美院的考试。当时天下大雪,考生的队伍绕着操场排了好远。母亲就为了她,在雪地里排着队,却让她去屋檐下躲雪。

  “我看着她在雪地中的样子,突然想起自己从前写的———‘这里的冬天是没有雪的,然而我却看到母亲的双鬓上稀稀落落的雪花……’,现在想起,比那时更感辛酸。”莫芷说。

  莫也的学生、现福建省青年画院副院长罗琰娟说,她进厦大艺术学院后的第一堂课就是莫也教的,加上后来的研究生,她跟随莫也整整7年。在这7年中,莫也与她亦师亦友,无话不谈。她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“小秘密”。“我们私下关系特别好,经常在课后到她家玩,或者陪她一起逛街、唱歌等。”罗琰娟说,莫也非常喜欢逛街,喜欢淘一些小东西,诸如玛瑙、翡翠等。莫也特别会砍价,常常让卖东西的人感慨“太厉害了”。

  莫也还喜欢自己制作一些小饰品。她画中那些人物所穿的衣服,有些就是她自己缝制的。她也会制作发簪。罗琰娟说,莫也喜欢盘头发,她常常会在买来的发簪上雕刻上一些小石头,使其变得更精致。她也会炫耀自己的“成果”,上课时,莫也还会教她的学生盘头发。

  莫也爱狗,家里养了好几只小狗,有斑点狗、博纳狗。她跟狗的感情很好,一穿上抱狗服,往膝盖一拍,叫一声: “到妈妈这里来。”那些狗就很快跑过去了。

  在罗琰娟眼中,莫也很“调皮”。“我们常常一起打乒乓球。一次,我男朋友跟她打,他比较厉害,莫也当时就开玩笑对他说:‘你乒乓球多赢我一分,我就把你女朋友的课业成绩少打一分。’”